首頁 > 學院新聞 > 正文

學院新聞

第三屆“光大—光華金控論壇”在京舉行

發布時間:2020-10-26

10月24日,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與光大集團聯合舉辦的第三屆“光大-光華金控論壇”在京召開。

論壇以“建設新金控,助力新發展”為主題,北大光華與光大集團在現場聯合發布了《中國金融控股公司發展報告(2020)》。《報告》在學術層面解讀了目前對金控公司研究的相關報告沒有按照金控辦法的最新定義以及缺乏行業整體數據的不足,系統梳理出過去一段時間我國金控公司的發展狀況,對我國金控行業的整體發展首次給出一個清晰的統計描述,并總結了金控集團在服務實體經濟、助力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方面好的經驗做法,對新時代我國金控發展方向提出了意見建議,對我國金控行業發展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高云龍出席并致辭。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彭純,中信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朱鶴新,招商局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繆建民,交通銀行黨委副書記蔡允革,摩根大通中國區首席執行官梁治文,光大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曉鵬出席并分別作主旨演講。

作為主辦方代表,北京大學黨委副書記、副校長陳寶劍出席論壇并發表主旨演講,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金融學教授劉俏也進行了相關分享。

News

演講

高云龍

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

▲高云龍作題為《加快提升四種能力,高效服務新發展格局》的致辭

高云龍在致辭中表示,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要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金控公司作為國家金融的“國之重器”,應加快提升四種能力,不斷強化自身優勢,努力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為規范的發展,為服務我國新發展格局做出更大的貢獻。一是提升服務國內大循環的能力,打通新經濟崛起全流程鏈條,不斷提升內循環的效率和順暢程度,助力國內大循環形成良性機制。二是提升服務國際大循環的能力,大力支持境外重點項目建設、高新技術引進和戰略資產收購,推動貿易互通和產業鏈升級,為培育新形勢下我國參與國際合作、獲取競爭新優勢創造有利條件。三是提升綜合金融創新的能力,進一步聚焦綠色金融、普惠金融、產業鏈金融、民生金融等重點領域,善于利用金融科技賦能金融創新,為社會提供更高質量的綜合金融產品和服務。四是提升規范化發展的能力,從根本上提升核心競爭力,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促進經濟金融的良性循環。

潘功勝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

▲潘功勝作題為《促進金控規范發展 增強支持"雙循環"能力》的主旨演講

潘功勝指出,長期以來,我國一直沒有將金融控股公司作為整體納入監管,個別非金融企業盲目向金融業擴張,股權結構和組織架構復雜,甚至存在交叉持股、虛假注資、套取巨額資金等突出問題。今年9月,《國務院關于實施金融控股公司準入管理的決定》和《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相繼發布,初步搭建起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制度框架,明確對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金融機構而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依法準入,接受監管。監管制度框架遵循宏觀審慎管理理念,堅持金融控股公司要持牌經營,堅持總體分業經營為主的原則,以并表為基礎,對金融控股公司進行全面、持續、穿透監管。重點規范股東資質和資本金來源,要求投資資金來源真實合法,明確資本充足性要求;明晰股權管理體系,實現金融控股公司股權結構簡單、清晰、可穿透;完善公司治理和關聯交易監管,規范開展關聯交易;建立統一全面的風險管理體系,完善風險“防火墻”制度。

彭 純

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彭純作題為《發揮金融控股公司優勢 助力構建新發展格局》的主旨演講

彭純分享了關于金融控股公司發展的幾個觀點。一是牢記金融發展定位,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始終把服務實體經濟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著眼經濟轉型和改善民生需要,聚焦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先進制造業等薄弱領域和關鍵環節,持續創新金融服務方式,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發展。二是發揮綜合金融優勢,增強服務實體經濟精準度,進一步提高金融可及性,在新發展格局形成過程中,能夠更精準對接多樣化金融需求。三是強化科技賦能水平,聚力行業創新發展,探索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分布式數據庫等新興技術的應用,改造管理模式,提升風控水平,驅動業務協同,依托金融科技提升金融服務質量與效率。四是牢固樹立底線思維,切實加強風險防控,嚴格授權管理,強化制衡機制,不斷提升并表管理水平,堅決守住不發生重大風險的底線。

朱鶴新

中信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朱鶴新作題為《推動金控公司高質量發展 助力新發展格局》的主旨演講

朱鶴新表示,金控監管不斷完善,將提升金控公司的綜合金融服務水平,實現金融業的高質量發展,助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近期國務院和人民銀行先后發布金控公司相關政策,明確了金控準入條件和持續監管要求,從頂層設計上確保了監管體系的完備性,將有效推動金控公司開展有益創新,符合國際通行做法。中信集團將切實做好各項金控相關工作。他認為,結合國內外經驗和中信發展實踐,金控公司通過推動體系內金融機構協同發展,有利于增加有效金融服務供給,更好地滿足實體經濟在轉型發展不同階段的金融需求。他建議,在不斷完善金控監管的同時,充分鼓勵和推動金控公司高質量發展,并在做好風險隔離的前提下,發揮綜合金融優勢,持續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水平。

李曉鵬

中國光大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李曉鵬作題為《建設新金控 助力新發展 開創新格局》的主旨演講

李曉鵬表示,規范和發展好金控公司意義重大:為新發展格局增添新動力,為金融監管提供新利器,為金融企業發展打開新局面,為全面對外開放做好新準備。近年來,光大集團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對標國內外金控集團先進經驗,積極探索新時代金控集團發展新思路。一是明確新戰略,建設世界一流金融控股集團。二是適應新形勢,打好服務實體經濟“組合拳”。三是培育新特色,形成協同發展“生態圈”。四是配合新監管,織密風險防范“安全網”。五是擁抱新科技,增強信息時代核心競爭力。李曉鵬指出,光大集團倡議并努力建設“八有、一流”的新型金控集團。一是以發展為己任,建設有情懷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二是服務實體經濟,建設有質量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三是深化改革開放,建設有活力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四是科技驅動發展,建設有創新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五是提升治理能力,建設有口碑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六是探索差異化發展,建設有特色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七是嚴防經營風險,建設有底線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八是堅持正確義利觀,建設有責任的一流新型金控集團。

蔡允革

交通銀行黨委副書記

▲蔡允革作題為《攜手營造金融業綜合經營的良好生態》的主旨演講

蔡允革表示,有必要從制度供給、深化合作、技術創新應用、風險防控等方面繼續發力,推動銀行系金控集團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一是建議政策上加大制度供給。比如,支持有條件的大型銀行探索成立金融控股公司,創新銀行業務和非銀業務融合發展機制。二是推動加強銀行系金控集團與非銀系金控集團的深度合作,探索進一步在公司治理、科技應用、風險管理、人才培養等方面加強合作交流。三是加大技術創新和應用力度。金控集團要聚焦國家戰略和實體經濟薄弱環節,建設面向中小微企業和對接民生需求的綜合化、一體化金融服務平臺。四是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要加快探索建立與大型金控集團相適配的、對標國際領先金控集團的公司治理機制和風險管理模式,保障我國金融業高質量發展。

陳寶劍

北京大學黨委副書記、副校長

陳寶劍在主旨演講中表示,站在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點上,為積極貫徹金控辦法,推動中國金融業深化改革,光大集團和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共同舉辦此次論壇,具有重要意義。展望未來,需要我們透過紛繁復雜的金融現象,通過理性分析,升級金融思維,堅守常識、返本開新,還原金融本意,以堅定和自信重新構建金融控股集團的中國道路。北大一直以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民族復興的使命為己任,在新的歷史時期,北大將在知識創新創造、服務國家戰略、解決全人類面對的共同問題等方面肩負更多責任,與黨和人民一道奮勇前進。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金融學教授劉俏與光大集團戰略規劃部總經理徐金麟共同發布《中國金融控股公司發展報告(2020)》。劉俏表示,此報告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完成,包含對中國金控發展的許多思考。經過40余年高速發展,在“雙循環”背景下,中國經濟最大的挑戰是如何保持較高的全要素生產率增速。劉俏指出,好金融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破題,解決在新發展格局下的關鍵問題。未來金控發展有幾個關鍵點:首先,發展目標一定不是規模導向的,二是提升投資效率,三是參與到培育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動能中。金控模式要回歸到金控本身,進行多元化嘗試,從不同維度為經濟增長做出更大貢獻。

為規范行業發展,2019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征求意見稿)》,2020年9月11日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關于實施金融控股公司準入管理的決定》,2020年9月13日人民銀行正式發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為金控公司模式在我國的發展提供了監管框架,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系主任劉曉蕾教授、金融系盧瑞昌教授等師生、校友代表,以及光大集團相關人員出席了此次論壇。此外,來自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央匯金等政府機構的領導,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局主要負責人等也出席了該活動。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等十多家主流媒體參會報道。

分享

?2017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075-1

竞博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