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風采

首頁 > 學生風采 > 正文

學生風采

林心悅: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時間:2018-06-29

林心悅,2014級金融經濟系本科生,2018年被哈佛大學經濟系錄取,被評為“優秀畢業生”。

心悅高中時憑借中國物理奧林匹克競賽金牌第一名的成績保送到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大二時,扎實的知識儲備與優異的學業成績讓學術之門向她敞開。大二下學期,在獲得學院伯克利交換項目的機會后,她選擇通過“光華未來學術之星”培養計劃體驗學術研究的點點滴滴。

學術初體驗——藍圖、程序與傳單

在“學術之星”計劃中,心悅遇到了孟涓涓老師,希望在老師的指導下完成實驗研究。她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當實際商品質量低于宣傳下的期望值時,消費者的支付意愿會不會降低?這一想法雖然粗淺,但貼合行為經濟學領域的研究,得到了孟老師的支持。

這一看似偶然的選題為她之后的行為經濟學領域的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想想也是很幸運,正好想到了一個比較有趣的問題。去研究人的非理性行為,去考慮它對傳統’理性人’假設下模型的扭曲,這對我來說是很有價值的問題。可能因為我就是一個不理性的消費者吧!(笑)”

問題的提出可以天馬行空,但再美好偉大的藍圖若想實現,也需要一步一步落地。

之前連助研都沒有接觸過的她完全不知道從何下手。這一實驗研究需要自己做程序來實現,包括實驗時主機與被試機的信息傳輸、界面切換等技術細節。而她對這些知識一頭霧水,連實驗程序的編寫都要從零學起。大二的暑假,她天天泡在圖書館補知識、搞程序,獨自撐過許多艱難與挫敗的時刻。

沒想到的是,更大的困難還在后面。“當時真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我想法都構思好了,程序也寫完了,就是招募不到被試。暑假大家都放假了,只有上暑校的同學。我拉著我的室友在理教發招募被試的廣告傳單,保潔阿姨不樂意怕我們亂扔紙張,感覺有點尷尬。但我必須招到足夠的被試,在假期完成研究。”這一研究讓心悅第一次切身體會到了做學術的不易。

“學術理想那么令人激動,而現實卻有那么多瑣事和不可控因素擋在眼前,都要俯下身去一個個解決。有時候真的被現實中的細節磨得厭煩,失去了耐心,覺得理想的目標太遠了,不想去追求了。”那次研究后,心悅不斷提醒自己,一定不要讓實現過程中的坎坷阻擋對最初理想的追求。

大牛面對面——最幸福的半年

忙碌的暑假過后,她前往加州伯克利大學交換。在那里,她遇到了很多學術造詣精深、講課深入淺出的教授。她感到,作為一名本科交換生,能與學界大牛站在平等的位置上,討論哪怕只是很簡單的問題,是很幸運的事。這種被尊重的感覺激發了她研究的興趣。

在做助研的過程中,教授不只讓他們做基礎的工作,還會在每周的會上手把手教他們如何做研究,包括數據怎么分析,文獻如何查找等等。前所未有的知識深度、密度與教師資源讓她感到無比興奮。“我覺得課上每一分鐘得到的知識都很有分量,教授們都很自信,又很真誠很純粹地想幫助我們這些后生。雖然交換期間的課程很難很辛苦,但也是我本科最幸福而難忘的半年。”

交換回來后,心悅正式向父母提出要出國深造、做學術的想法。父母一直沒有干涉過她的選擇,而這一次,他們有些擔心:申請名校做學術研究是不是太艱苦、太高遠呢?畢竟去業界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早點安頓下來是一條更穩妥的道路。

然而,心悅對業界不抵觸但也提不起興趣。她認為,學界會給予她更大的自由度,沒有嚴格的時間和內容要求,可以研究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心悅和家人多方詢問了親友的意見,最終,父母選擇全力支持她,并在申請過程中不斷鼓勵她前進。“只要我在過程中努力了,無論結果如何他們都能欣然接受,倒是我總對自己要求很高。我的母親很理解我,總能看透我的小心思,給我做心理上的疏導。他們一直都很開明,有這樣的父母,我感到很幸福。”

哈佛做助研——辦法多于困難

大三的暑假,在伯克利教授的推薦下,心悅找到哈佛的教授做助研,進一步充實自己的研究經歷。

她負責一個田野實驗研究的數據分析工作。實驗過程中,他們需要及時檢查數據的質量,實驗做到一半時,他們發現數據異常。調查的結果出乎意料:有些實驗員沒有按照實驗規則執行導致數據無效。

出了這樣的意外,實驗只能全部重新再來。這一令人沮喪的意外再次讓她體會到研究實操過程中細節的重要性與不可控性,也再次感受到在嚴謹的論文背后,有太多只有親歷其中才能體會到的滋味。

教授們卻積極地繼續組織實驗,并告訴她,這樣的危機處理能力是很重要的。田野實驗中的不可控因素是很多的,也只有在真正做研究時才會看到學到教授們是如何試圖解決這些問題的。

她慢慢發現,學界大牛也并不是神一般的存在。他們也是普通的學者,也會遭遇各種各樣的意外。但他們樂觀積極,能想更多的辦法來解決困難,哪怕是從頭再來也不怕。這種積極樂觀、百折不撓的精神給了她很大觸動。

平和申請季——從糾結到釋然

從哈佛回到北京后,進入了忙碌的申請季。心悅一度非常糾結,一方面希望能申請去哈佛繼續深造,那里有很好的行為經濟學研究環境,也有她喜歡的老師。向往的同時,又不禁懷疑如果申請不到最好的學校該怎么辦。

焦慮之際,她去找周黎安教授談心。周老師不管是學術上還是生活上都十分通透。周老師告訴她,決定一個人能走多遠的不是一時的學校排名上的微殊,終歸還要看自己,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一番談話后,心悅釋然了很多,能夠以更加平和的心態,有條不紊地準備申請。她提到,伯克利、哈佛與光華的老師都給了她很多幫助,是她能順利被哈佛大學錄取的重要原因。

回顧大學四年,心悅的生活或許不是很絢麗多彩,但每一個經歷都讓她樂在其中。她參加了GISA社團,參與組織交換生的活動,現在還與她的語伴保持著密切的聯系,每次去美國都會去看她。同時,她借著修中文雙學位的機會領略到中國語言文學的魅力。

她最不舍的是四年中遇到的朋友們,他們或給她指點迷津,或在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或是一起玩耍。朋友們的陪伴讓她的大學四年充滿了美好的回憶。

去哈佛念博士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心悅不希望自己被以前的研究經歷所束縛。她說,希望以更開放的心態了解各個領域的研究,在深入廣泛了解后探索出自己未來的方向。

“Success 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 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

 

 

 

 

 

分享

郵箱:admission@gsm.pku.edu.cn

郵編:100871

咨詢電話:010-62747014 / 7015

聯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區頤和園路5號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1號樓206室

?2017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075-1

竞博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